梁女士展示欠條。
  昌邑六個村村委吃飯打白條
  20年簽下百餘張欠條,欠款兩萬七千餘元
  本報記者 李曉東 趙松剛
  吃飯不給錢 欠條一大摞
  24日,在昌邑圍子街辦原宋莊鄉221省道邊梁女士的酒樓內,臨近中午一位客人也沒有。“酒樓已經是倒閉狀態了,精力都讓這些欠條耗光了”。梁女士拿出厚厚一沓欠條,然後擺了一桌。這百餘張欠條全是周邊六個村的村委班子來酒樓吃飯留下的。
  記者看到,這些欠條多為就餐的收據單子,紙張已經很薄,而且泛黃。多數收據上都明確標註著吃飯事由,並有村委人員的簽字。梁女士介紹,自1994年開始,周邊多個村子村委班子招待基本選在她的酒樓,但是飯後多數都是打白條不結賬,期間梁女士也多次討要,偶爾能給結算一部分欠款,但多數都是稱等撥款之後再給。
  “1999年的時候鎮上統一過來查賬,將所有欠款統計走了,但就是不給錢”。梁女士說,她從1995年開始找有欠款的村委討賬,村裡都說等鎮上撥款,再找鎮上要,鎮上就稱等村裡有錢了就給。
  6月20日,梁女士再次找到圍子街辦相關負責人,得到的答覆依舊是再給問問協調一下。“每次就讓我留下電話回去等信,這等了十好幾年了也等不到,這麼多年了,哪怕給個本兒也行啊”。
  百餘張欠條 如今打水漂
  24日上午,梁女士向記者展示這些年間一些村委在其酒店就餐時寫下的欠條,最早的一張欠條可以追溯到1994年,大部分的欠條時間為1994年到2000年期間。記者數了一下,一共有100多張欠條,涉及到原宋莊鄉的西嶺村、梁張村、於郜村、喬家村、辛城村和戚家村6個村,其中欠下錢最多的村委為西嶺村為9150元。
  梁女士介紹,每次村委在她的酒店內吃飯,她會在開收據的時候寫明吃飯的金額,並且記下該村委請客的原由。從一些欠條收據中,記者發現,村委請客的原因五花八門,而請的客人也來自各個部門,如鎮政府、糧管所、經管所、計生委、派出所、農電局等,都被梁女士記錄在欠條收據上。
  梁女士把所有的欠條鋪在桌子上時,就明顯地看到出現了許多種不同類型的欠條,如喬家村委的是用一張簡易的紙寫著“欠條”,上面寫有金額,並蓋有該村村委印章,並有寫下該欠條的當事人,當時的一名村委負責人為喬有餘。而辛城村的欠條則是使用的該村村委的辦公用紙,但沒有該村委印章,而是摁了個人手印。每個村委的欠條雖然有所不同,但是基本上有印章和手印。
  然而,梁女士說,即使欠條是如此的正規,但是從1995年至今,只有極少的一部分欠條由村委兌現,拿回了欠款,而其他的欠條則一直在其手上,卻再也拿不回來一分錢。
  村委換幾屆 哪屆都不管
  梁女士介紹,從1995年至今,她每年都被這些欠下的飯款折磨,每年也都會到鎮、村索要飯款,“今年到現在,我已經找了他們不下20多次了,但是跟過去一樣,都沒有結果。”
  面對如今已經只剩下她一個人的飯店,梁女士已經不打算再繼續經營這家飯店,“垮了,打算租賃出去。”梁女士說,但是這些曾經欠下的飯款,她依舊不願意就這麼放棄。
  24日,記者聯繫到欠款最多的西嶺村目前的村支書孫書記,孫書記告訴記者,對這些欠款他雖然清楚,但是卻無力償還,“我是2005年開始乾書記的,這些欠款不是我乾的時候欠下的,這期間已經換過幾次的班子。”孫書記說,在換屆時,新一屆村委和老一屆換班時要核對賬目,2002年時處理過一批欠款,但是當時處理的這批欠款中,梁女士手中的一些欠款不在其中。
  孫書記告訴記者,梁女士應該找當時的那一屆村委索要欠款。但是梁女士對此卻有異議,因為所有的欠款都是以村委的名義欠下的,並非是個人行為,“其實我也找過,但是沒有下文。”
  24日下午,記者也就此採訪目前管理西嶺村等村的圍子街辦,一名負責人告訴記者,因為這些賬目年代久遠,一些賬目的詳細情況還需要進一步確認,如這些欠條都是在什麼時候欠下的,到底是不是村委欠下的,是什麼原因。他說,這件事情街辦正在協調中。
創作者介紹

台灣檜木傢俱

zg92zgjz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